ISSN 1016-1007 GPN2005600032
大眾專區
大眾專區
2022/12/01
【影音】人物專訪|台師大社會教育學系 蔡蕙如:以學術釐清產業問題,盼創造政策改革機會

2020 年,國際的影視產業因COVID-19產生了劇烈變化。當時蔡蕙如老師與聯合大學的 #林玉鵬 老師寫了一些談論好萊塢及Netflix疫情下的產業趨勢的短文,〈後疫情時代下「脆危的」影視勞動臺灣影視文化產業紓困政策再思考〉正是由這些短文延伸而出。蔡蕙如老師表示,透過這篇論文與評審、讀者,甚至是政府對話,對於一個學術新鮮人來說都是很難得的經驗。

 

<iframe width="965" height="543"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2aR56GRD9Ys" title="【新聞學研究】人物專訪|台師大社會教育學系 蔡蕙如:以學術釐清產業問題,盼創造政策改革機會"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clipboard-write;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iframe>

2022/11/28
【影音】人物專訪|世新社心系/政大傳院 曹家榮、陳昭宏:從憂鬱者的IG書寫,看人類如何與科技共生

憂鬱者如何在Instagram上展演與互動呢?政大傳播學院的研究生昭宏長期關注此議題,並與世新社新系曹家榮教授共同研究。曹家榮教授表示,此研究不只談人的故事,更聚焦於人與科技物共生,盼可藉此「重新認識我們生存的姿態或生活的樣子」。在合作過程中,曹家榮教授總耐心指導昭宏,讓昭宏感到非常安心和感謝。

 

2022/11/28
【影音】人物專訪|劉昌德:世界變了,社群媒體早已轉化新聞業

打開臉書,眼前所見的新聞光是在標題便與過去的新聞業差太多了。昌德老師表示,現今新聞選新聞的方式及新聞下標的方法,不僅與上課所教截然不同,也早已不是過去所認識的那一套新聞原則。這也是他於整個研究過程中遭遇最大的困難。世界雖然變了卻依然有其應對方式,只是尚未在台灣的新聞實務操作裡看到而已。面對新聞業的未來,除了分析,重要的是找出改變與預防的方法。

 

2022/11/28
【影音】人物專訪|林思平:媒介科技決定人類的處境,始作俑者還是人類本身

科技確實可以被視為中介者、視為信使,但當中介者卻決定著人類的處境時,已經使得人類喪失主導權,這也正是此研究中最有趣的面向。科技改變的不僅是人類的傳播方式,也一併影響了人類的思考及行為。「媒介科技決定人類的處境,始作俑者還是人類本身。」現今人工智慧雖是媒介卻也已自成一體,因此當人類面對它時,重釋人類中心主義是絕對必要的。林思平表示,未來她會持續觀察、反思以及探索。

 

2022/11/28
【影音】人物專訪|義守大學傳播學系 侯政男:每個人都要心臟很強,吸收建議會讓文章變得更 comprehensive

侯政男老師自2003 年正式取得博士學位之後便回到台灣來任教,雖一心研究LGBTQ族群,但當時的社會風氣對「出櫃」有所恐懼,當時許多同志朋友較無意願受訪,使得研究因而受阻;然而,他並沒有放棄。幾十年來,LGBTQ族群以網路、遊行慢慢提升聽能見度,他藉著研究一一將此紀錄、發表。面對國內各大期刊審查意見,他表示「心臟要很強」,勇於接受各種建議將使研究更為全面,也能從反饋中再再確認研究價值。

 

2021/12/19
文章介紹-中國大陸女性社交直播主的數位勞動與性別政治(林怡潔、單蔓婷)

傳播科技進展不僅足以帶動經濟轉型,亦可能創造新的產業類型。晚近「#直播」產業崛起即是一例,且還可再細分為遊戲實況直播、「帶貨」直播、社交直播等各種類型。

 

在多由男性主導的企業秩序中,前述新經濟型態是否有助女性「賦權」,提升經濟參與及自主選擇,甚或鬆動性別秩序,相關研究成果正反併陳,未有一致結論,且目前亦少見以社交直播為對象的研究探討。

 

林怡潔、單蔓婷從平臺經濟 視角出發,選擇以中國為背景、女性社交直播主為對象,探討她們的情感勞動、情緒勞動 及明星勞動的過程,其中又如何牽涉性別政治。

 

直播的常見經濟模式是讓收視者「打賞」給直播主,獲取經濟利益。這不僅需要直播主以情感勞動維繫網路社群,更因直播的即時性特質,社交直播主在談吐、應變能力等專業技巧方面的要求更高。又由於直播平臺通常不投入直播主內容生產,直播經紀故而扮演要角,培訓直播主社交技巧,助其在社群情感基礎上,發展誘導收視者打賞以變現的專業「套路」。

 

有趣的是,此種明星式勞動過程其實利用了傳統性別秩序。直播主通常刻意展現女性陰柔特質,將自身營造為滿足異性戀「男友視角」的欲望對象爭取打賞,這也反映出中國式的「企業家男性氣概」;然此也常為女性直播主帶來歧視性攻擊,直播主不僅須為此發展因應策略與自我調適之道,亦可窺見女性社交直播主獲得性別賦權的空間非常有限,反而是強化了既有性別刻板印象。

 

 

傳編有話要說

 

所有傳播科技的發明與進展皆不外於社會。世紀之交,已有學者分析電視新聞直播,認為現場直播所帶來的時間壓力,常促使新聞播報人員傾向於複製既有社會價值來製作新聞,而非為閱聽眾提供深層反思的線索。

 

社交直播與電視新聞直播雖有明顯不同,但仍共享電子媒介的「即時」特質。從本文分析中則可見,新的數位產業型態仍一定程度仰賴既有性別秩序,甚至被視為風險最小的營利方式。

 

新媒介科技並非只能是複製傳統社會價值的工具,卻也未必保證指向賦權,或鬆動、改變既有社會秩序。吾人固然期許社會變遷能夠朝著更加多元、開放、包容的方向進展,然在穿越表象之後,挑戰才正要開始。

 

 

 

明阿仔寫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中國大陸女性社交直播主的數位勞動與性別政治

作者:林怡潔、單蔓婷

 

 

 

配圖來源

2021/12/19
文章介紹-臺灣BL劇敘事結構與同性戀情再現之研究(溫涴鈞、王嵩音)

BL “Boy’s love” 乃常見於漫畫、小說,甚至是遊戲或電影等文類的次文化,主題為描繪「男上加男」的同性之愛。因多由女性創作,且主要訴求女性閱聽眾,相關研究經常將其解讀為女性建立主體性,對抗異性戀霸權 與父權體制 的投射對象,並藉觀者姿態,展現女性情慾及翻轉女性被凝視 的位置。

 

溫涴鈞、王嵩音發現,相關研究早已嘗試探討各種BL文類且有所成,唯獨BL電視劇研究幾乎付之闕如,然電視劇文類卻又可視為面向大眾的指標,故她們選擇2017年首度出現於臺灣的自製BL自製戲劇,從敘事分析 及符號學 角度探討流行文本如何再現同性之愛。

 

依敘事分析架構,本研究歸納出臺灣BL電視劇中最常描述的故事單元是因故發生衝突、在相處中日久生情、發現自己的感情與表白、對性向的迷惘、情敵的出現、攜手解決阻礙、相愛而後得以相守等情節。

 

從符號學角度解析BL劇影像符碼,則可發現許多夢幻唯美、但未必直接呈現的親密場景,營造讓閱聽眾自行投射欲望凝視的想像空間;此外,BL劇中角色仍依循異性戀框架進行個性塑造,但同性攻/受、主/從的強弱關係有明顯的淡化或反轉,由此也凸顯出BL間的權力關係流動。

 

簡言之,臺灣BL劇中再現的同性戀情呈現「無關性別,真愛無敵」的價值觀。也因此,BL題材固然呼應臺灣友善多元性別的社會氛圍而能逐漸面向大眾,然而由於實際上同志的身份認同及處遇常見險阻而需較嚴肅地面對,BL題材不能與同志文學等而視之。

 

訴諸真愛的BL文本或許有助於性別友善環境的建構,卻也可能因BL題材場景多有架空時空背景、強調同性戀情浪漫唯美一面的傾向,反而與許多同志真實處境相距甚遠。也因此,BL題材能否藉由流行文化通俗的特質,扮演潛移默化改變社會的公共力量,仍值得持續探索。

 

 

傳編有話要說

 

本文雖視BL電視劇之浮現「呼應」現時臺灣社會氛圍,但論及BL之緣起,卻必須追溯到二戰後的日本,而那卻是一個比現下更為保守,女性地位更加低下且受壓抑的時空。

 

也因此,雖然包含電視劇在內的各式BL文本多有架空時空背景進行敘事,似乎在塑造一個超現實平行時空的傾向,但將其視為女性對現實中既有性別體制提出不滿與反抗的具體實踐,不無道理。

 

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BL所象徵的性別政治意涵必不定於一尊。但當BL具一定政治意涵,且多少觸及社會禁忌,會否因此為其受眾「腐女」打造了另一個難以明言、跨越的櫃子?如今BL文本已能以電視劇形式面向大眾,又是否依然有「櫃」可言,抑或在開放多元的社會氛圍中,閱聽人已然可以高喊「我腐我驕傲」?

 

正如本文所言,BL早已不限女性創作,受眾亦不限於腐女族群。那麼更為廣大且異質性高的各種社會群體如何理解BL文本/文化,或將亦是重要且有趣的相關研究議題。

 

________________

明阿仔寫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臺灣BL劇敘事結構與同性戀情再現之研究(作者 溫涴鈞、王嵩音)

 

配圖來源

2021/12/19
文章介紹-Pick Me Up! 指夢為馬:後女性主義時代中國養成系女團真人秀之女性性別氣質、賦權進程及新自由主義再現(鍾方琦)

晚近於中國興起的媒體奇觀之一,非「偶像真人選秀綜藝」節目莫屬,2018年甚至被視為「中國養成系偶像綜藝元年」。《創造101》節目引發的熱潮,則無疑是同類節目的領頭羊。

 

目前相關研究多著重真人秀節目的產製、偶像塑造和粉絲關係,或探討真人秀的特點、成功因素,尚未從女性主義視角關心節目參賽女性的性別再現,及以批判視角解讀背後之權力關係。鑒此,鍾方琦 採女性主義批判言說分析方法,並以《創造101》為例,嘗試發掘此類節目背後的(後)女性主義與新自由主義 意識形態運作過程。

 

本文首先視真人選秀為起於上世紀之「選美」比賽的延伸,直指此類新時代的女性偶像養成節目,究其實仍是一場女性被觀看和被選擇的狂歡。其後作者則彙整女性主義/後女性主義、新自由主義、批判言說分析 等論述,一方面反思後女性主義將非西方女性單一化的盲點,同時也指出中國脈絡下對女性「白、瘦、幼」的傳統審美標準,在真人選秀節目與廣告內容中明顯產生變化,「甜美可愛」的形象塑造仍為大宗,但也更為強調參賽女性多元的自我個性與自主選擇。

 

女性性別氣質的打造在中國有其特殊樣貌,且參賽女性似仍可從中獲得愉悅與能動性 。但參賽者出線與否,付費投票的閱聽眾極具決定性,雖可謂賦權於閱聽眾共創「理想女性」新標準,但亦反映出此後女性主義發展進程,實則呼應新自由主義將自由、解放、賦權訴諸於消費的資本運作邏輯。

 

另一方面,父權在此看似消解,實則從表象遁入深層,因為理想女性形塑過程仍是以吸引男性注意力作為最主要目的。易言之,父權制雖不至於無法抵抗,女性確實也正行使主動權,不過往往是在有限領域內,受到父權的限制。

 

由此作者總結,儘管中國女性看似在公共領域不斷接近與男性權力的平等,但在媒體之外,在感情生活、家庭生活以及日常社會生活中,依然處於傳統父權制下的性別劣勢。

 

傳編有話要說

 

透過對女團養成節目的分析,作者精準指出植基於中國社會脈絡的「後女性」顯然與西方有所不同,且女性主體性正在揚升。唯在新自由主義資本運作邏輯中強調女性獨立自主,實更接近於行銷策略,未必能反映真實性別秩序,及父權制強加於女性的負荷與不公。

 

另方面,同樣曾盛極一時的選秀節目《中國有嘻哈》,卻因節目內容所傳遞的Hip Hop文化價值並不全符廣電總局預期而一度遭停播,中國「嘻哈元年」瞬間變「嘻哈末年」,其後節目也改名為《中國新說唱》。同樣是處在中國特有社會脈絡的選秀節目,有節目大放異彩,卻另有節目受限而需重新出發,不禁令人好奇,具中國特色的「後女性」打造及其主體性揚升,是否可能正反映著某種「政治正確」?

 

政治力因素雖非本文析論範疇,但其在性別氣質、位階秩序的形構過程中是否存在、如何作用,或許亦是值得後續相關研究深入探索的面向。

 

_______________

明阿仔寫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

Pick Me Up! 指夢為馬:後女性主義時代中國養成系女團真人秀之女性性別氣質、賦權進程及新自由主義再現(鍾方琦)

 

配圖來源

2021/12/19
書評介紹-線上厭女的物質論與工具箱:《線上性別仇恨》 (余貞誼)

「厭女」的性別仇恨現象並非起於網路,然網路世界如今成為現實社會秩序的延伸,仇女言論遍布,傷害性不亞於其他暴力形式,值得、也需要正視。

 

余貞誼為專門探討線上性別仇恨 現象的Gender Hate Online: Understanding the New Anti-Feminism文集帶來深入淺出的扼要評論。該文集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嘗試從社會結構 與技術條件 面向來梳理厭女行動的基礎。

 

然作者細究,認為本書在社會結構面的解釋過於簡化,在技術基礎層面的分析也頗有技術決定論 的影子。但本書仍足以作為將厭女現象分析從文化層面轉向物性(materiality)探究的提醒。若將物性的作用納入分析,有助得見線上厭女如何藉由社會結構與技術的介入和聚合,讓某種表現形式成為可能,並構築出一種新的社會氛圍、群體動態和文化特徵。

 

該文集第二、三部分則可視為「線上厭女工具箱」:一面是線上厭女的表現形式所動用的媒介與語言資料庫,另一面則是回嘴抵抗的線上工具與創意戰術。

 

作者認為,線上厭女不能僅被視為無傷大雅的「只是說說」,因這個「說說」之所以能達成效果,正意味著它鑲嵌在、也持續建構著一個共享的社會關係和文化框架;易言之,對言說行動進行分析的重要性不僅在於理解言論本身「說了什麼」,追索如此言論究竟起於、又持續建構何種文化價值,更屬關鍵。

 

仇女言論氾濫,不代表女性就此只能挨打。該文集第三部分集結出各種反擊厭女挑釁的創意行動,藉此激發觀者重新去思考,究竟是誰被包含、誰被排除於「常規生活」的參與和定義之中。

 

作者認為,這工具箱的兩相映照,其實正凸顯了物的能供性 不僅建基在物質功能上,還包含它被鑲嵌進的文化情境及其行動者的樣態之中,藉由彼此的共構才建基了現象的穩固性。也因此,作者建議,有意閱讀該文集者,不妨多加留意本書如何呈現線上厭女現象的人、物和情境脈絡間的交互作用,並以此角度來思考線上厭女現象的生產與再生產、中介與延伸。

 

傳編有話要說

 

對臺灣網路鄉民文化略有瞭解(或本身就是「鄉民」)的朋友,對起源於PTT的「母豬教」應不陌生。從一開始吸引鄉民起鬨追隨或討伐,其後進入普羅大眾視野擴大爭議,不僅在學界延伸出嚴謹討論,更有政治人物嘗試邀請鄉民代表出面對話溝通,此類把攻擊當有趣的言論確實引起社會迴響,顯然不能僅當作玩笑簡單帶過。

 

正如本文所言,仇女言論不知凡幾,需正視的原因不僅在於它本身即是一種暴力形式,更在於此類言論反映、且正持續建構特定社會價值。作者所評介的文集並不自限於從結構論觀點探究厭女現象,更引進物質論觀點,探索究竟是何種技術條件、如何成為「線上」厭女現象得以可能的物質基礎,正是該文集重要價值所在。

 

對「物性」的強調,晚近正逐漸重回人文研究視野。該文集雖聚焦論述線上性別仇恨,但本文作者所提留意文集中「人、物和情境脈絡間的交互作用」的建議,是否亦適用於理解其他社會現象或議題?可以如何執行?邀請讀者們一同思考。

 

_______________

明阿仔寫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線上厭女的物質論與工具箱:《線上性別仇恨》 (余貞誼)

 

配圖來源

2021/12/12
文章介紹─海底雲端:網際網路的基礎設施探問(唐士哲)

當人們使用「網路世界」形容虛擬社群、「雲端」與「光速」形容儲存與連通技術時,往往忽略網際網路是依賴縱橫交錯,數以萬噸的線纜鋪設而成。〈海底雲端:網際網路的基礎設施探問〉便是以此基礎設施為題,探究其物質、政治與社會意義。

 

首先透過分類、標準制定所搭設出來的基礎設施架構,便具有複雜的社會意義。例如時區的劃分看似客觀中立,但追溯歷史,穿過格林威治天文台的子午線普遍被視為「本初子午線」,則是18世紀末期經歷25個國家所組成的國際會議討論所訂立。當時法國選擇投棄權票,並一度沿用「巴黎子午線」,彰顯當時本初子午線的訂立便涉及政治權力與邊界的劃分與爭奪。

 

一如線纜的鋪設,便具有社群連結與地理空間的兩層意義:線纜的研發過程將科學家、電腦工程師、研究機構、創業型資本家、政府部門決策者整合在一塊,打造網路成為一個新形態傳播系統;而在地理空間,海底電纜的鋪設除了帶來數位商機,如作者所言:「複製了既存的地緣政治矛盾與社會權力衝突」。

 

最近的案例是,一條由谷歌和臉書鋪設從美國接駁到香港的海底纜線,在2020年即將啟動之時被迫暫停,理由是美國司法部認為「纜線的連結將可能造成資料外洩給中國,損害美國國家安全」。事件除了反映近期美中之間的權力衝突,還凸顯電纜監聽的資安議題。也因此在現今充斥對網路科技的溢美之詞時,反過來更須探究其陰暗之處。

 

 

〈傳編有話要說〉

近期Netflix上映的紀錄片《智能社會:進退兩難》(The Social Dilemma),描述臉書如何透過演算法引誘人們社群網路成癮,並造成選舉極化、種族暴力、憂鬱症與自殺率提高一系列危及當代民主制度與社會安全的問題。該紀錄片更引來臉書特地發文反駁,這當中涉及商業利益與詮釋權力的鬥爭亦不言而喻。無論是〈海底雲端:網際網路的基礎設施探問〉,抑或是《智能社會:進退兩難》,都如暮鼓晨鐘,警示人們在科技帶來的便利性背後都牽涉複雜的政治經濟問題。

 

 

明阿仔讀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海底雲端:網際網路的基礎設施探問

 

文章作者:

唐士哲 國立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

X

忘記您的密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