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N 1016-1007 GPN2005600032
大眾專區
大眾專區
2020/08/19
文章介紹:國際媒體管理與經濟學之後設研究:1988-2016(黃靜蓉)

撰文 楊鎵民(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

 

後設研究,簡而言之即為「過去研究的再研究」,將學術文獻作為實證資料的樣本,分析結果常作為理解特定領域學術的研究趨勢,並提供研究者未來研究領域之延續與開創的重要參考指標。

 

〈國際媒體管理與經濟學之後設研究:1988-2016〉透過後設研究,選取三本國際媒體管理與經濟學的核心國際期刊─Journal of Media Economics,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n Media Management, Journal of Media Business Studies,收集近三十年(1988-2016)的期刊文獻,以理解媒體管理與經濟學的研究趨勢。

 

透過內容分析,研究結果首先指出,媒體管理與經濟學的著作量歷年攀升,作品發表並沒有出現作者集中的現象。但是作者專業領域來自傳播、媒體、新聞相關系所居多,且主要來自美國、德國、瑞典與韓國。

特別在「產業類別」、「理論框架」、「研究方法」與「量化分析」,作者進行變項與出版年份的迴歸分析。主要發現依次為:

1)在產業類別,跨產業與電視產業在2000年出現黃金交叉,電視產業原先居多,後來被跨產業研究超車。

2)理論框架的運用以管理學跟經濟學理論為主,傳播理論僅占四分之一,且管理理論持續增長。

3)在研究方法,普通質性研究(沒有實證資料的質性研究)最多,但是其他研究法、深度訪談、調查法、個案研究與混合法則相對增長。

4)量化分析則採用統計、數量或微積分等量化研究最多,其中多重分析、計量經濟分析的成長幅度與時間呈顯著正比,次數分配和相關分析呈反比。

 

事實而言,網際網路、數位匯流與全球化的現象,影響著研究趨勢的轉變,例如跨產業與資訊網路研究數量的成長。而媒體之間競爭激烈,社群媒體與自媒體的出現,以及傳統媒體產業例如報紙、電視、廣告都面臨轉型,則都促使媒體管理的探討顯得重要。

 

 

〈傳編有話要說〉

看到這裡,可以發現媒體管理在近年成為重要的研究趨勢,跟媒體產業結構劇烈變動互相呼應。說白一點,各家媒體都在尋找出路!以前只有報紙、電視、廣播電台互相競爭廣告市場,然而現在則增加入口網站、社群媒體、自媒體,眾多YouTuber跟傳統媒體搶廣告利潤,可以說是媒體產業的大航海時代,只是「One Piece」(利潤)將被更為細碎的分眾市場瓜分……

順道一題,後設研究通常考驗研究者的耐心,但在學術價值則意義深刻。如果讀者有興趣,不妨選擇一個領域進行文獻分析!

 

 

明阿仔讀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

https://mcr.nccu.edu.tw/web/backissues/backissues_in.jsp?pp_no=PP1596102513583

 

文章作者:黃靜蓉(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副教授)

2020/08/19
文章介紹:反「客」為「主」:白褲瑤村民影像小組的紀錄及其反思(蔡慶同)

撰文 楊鎵民(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

 

過去拍攝少數民族的紀錄片形式,通常是由外部的拍攝者掌鏡,少數民族單純作為被拍攝的客體,因此鏡頭的選擇與呈現具有不對等的關係。而晚近提倡的「鄉村影像」(社區影像),則試圖將攝影機交還給被拍攝者,讓少數民族自己記錄自己的故事。

 

雖然在〈反「客」為「主」:白褲瑤村民影像小組的紀錄及其反思〉,作者關注的是中國廣西「白褲瑤村民影像小組」個案研究,然而通篇卻是一部對於影像紀錄哲學的反思歷程:給誰拍攝?如何拍攝?為誰而拍?拍給誰看?

 

中國社會對於少數民族的影像紀錄,過去若非用來服務官方政治話語,將之描述為落後與需要解放的民族;便是作為旅遊宣傳的資源,成為主流窺視的異文化奇觀。而「白褲瑤村民影像小組」的出現,則是奠基在當代開始反思影像如何賦予少數民族更多權力與意義的背景,透過合作、分享到參與,讓少數民族成為影像的協作者,甚至是製作者。

 

作者傳達兩個重要概念,其一,少數民族的影像不再是主流的奇觀,影像的功能轉化為民族自身文化的傳承媒介,成為一種族群內部的交流工具;其二,影像的觀看者不再是大眾,其「最終仍需回到社區或族群之中進行觀看或放映」。

 

詳細來說,透過參與式訪談「白褲瑤村民影像小組」的培訓導師與參與學員,作者解釋鄉村影像的攝影哲學:首先,在於培訓少數民族的拍攝技巧,透過學習自己拍攝,除了掌握權力,強化自我信心,也在拍攝的過程開始看見、認識社區,並對族群產生認同感。其次,當少數民族擁有拍攝的能力時,則創造出拍攝內容更多的可能性,若說外部的拍攝者常將焦點擺放在少數民族的自然環境與文化傳統,則少數民族學員則開始進一步關注到自我、家族、社區、族群與歷史。

 

攝影的功能得到擴充,既可以幫助沒有文字的少數民族保存口述歷史,也可以是民族內部經歷社會變遷的觀察工具(例如紀錄村裡年輕人紛紛到都市打工,造成鄉村老化現象),更有趣的是少數民族用攝影紀錄那些觀看他們的人,以進一步反思「觀看與被觀看」的關係。

 

雖然「白褲瑤村民影像小組」的創作仍舊受限於中國整體的言論管制、對於主流政策的批評力道小。但是,當少數民族拿起攝影機看見自身,無論是平凡的紀錄、文化的傳承,對於族群內部皆具有意義。

 

 

〈傳編有話要說〉

將觀眾身分的定位從「大眾」(族群外部)轉移到「小眾」(族群內部),對筆者而言是一種新穎且重要的觀點,因為他的起點不再訴諸更多人的觀看,而在於保留自身重要的文化傳承紀錄與族群內部的溝通交流。

 

但如同作者所言,「拍攝」與「生計」之間往往無法兼顧。是否能夠將拍攝作品分門別類,一些訴諸於內部族群觀看,一些則針對申請經費補助與觀光宣傳?或者進一步思考,商業性的影像紀錄對於少數族群是否全然為壞?

 

明阿仔讀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

https://mcr.nccu.edu.tw/web/backissues/backissues_in.jsp?pp_no=PP1596102372060

文章作者:蔡慶同副教授(國立臺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所)

 

 

2020/08/11
文章介紹:自新聞業出走的抉擇:數位時代的記者離職歷程研究(劉蕙苓)

撰文 楊鎵民(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

 

「網友都笑記者快來抄」、「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

 

 

〈離不開的兩難,新聞媒體的公有地悲劇〉探討新聞媒體無償提供臉書大量的新聞內容,創造高流量之餘,卻犧牲新聞價值與品質的現象。在生產大量內容、即時新聞、經營粉絲團背後,是新聞記者過勞的付出,這也是劉蕙苓的研究--〈自新聞業出走的抉擇:數位時代的記者離職歷程研究〉一文所關注的現象。

 

相對於過去研究僅關注離職意向,作者認為離職是一個歷程,包括從萌發離職想法、衡量離職利弊,到決定採取離職行動三個步驟。作者透過三種離職因素進行討論:

 

第一,工作是否符合自身的價值理念、職涯目標與規劃?當工作內容不符合上述期待時,則會產生自我衝突,出現「心象受阻」(image violation)的情形,從而選擇另謀他職。

 

第二,是否有特定事件導致員工出現離職的想法或行動?例如組織重整、同事或親友傷亡、水災火災等事件的發生,都可能引發萌生離職的意念,在離職研究被稱為「衝擊事件」(shock)。最近鄉民盛傳台新員工集資包牌,意外奪得威力彩頭獎16.5億,引發集體請辭網路謠言便是一例。

 

第三,離職抉擇歷程也受到拉力與推力的影響,拉力如完善的退休金制度、工作安全感、合理的工時與友善的辦公室氛圍等;而推力則通常是相反的,如員工福利差、工時過長、缺乏工作安全感與穩定感、合約沒有保障等。

 

透過深度採訪離職記者,研究發現:

衝擊事件並非萌生離職念頭的條件,主要在於「過勞」與「不符合工作期待」。在要求多工的數位環境,文字撰寫、影片剪輯、經營粉絲團,特別是即時新聞使記者疲於奔命,長期下來導致身心俱疲;然而付出許多勞力僅僅生產出廉價的內容農場,這與記者對新聞業的自我期許跟專業價值產生衝突,萌生退意。

 

在評估離職的過程,雖然有多種拉力,包括對新聞業的熱愛、擔憂沒有其他專長、離職後的經濟負擔等,試圖阻止記者,但總體新聞業環境日薄西山,包括新聞品質降低、記者專業形象備受社會質疑、薪資增長服務縮減、面對數位環境迅速變遷的茫然感與不安全感,顯然而推力高於拉力。

而最後採取離職行動,衝擊事件反而扮演最後一根稻草,例如公司內部數位政策變動頻繁、主管領導風格高壓易怒,還有因為長期過勞所導致的疾病,都促成記者最終選擇離職一途。

 

 

 

〈傳編有話要說〉

在記者這行萌發離職的因素不是衝突事件,而是心象受阻,反映出記者對新聞業抱持一定專業價值與社會責任,而與當前記者被要求成為「內容農場製造機」之間產生強烈的認同與價值觀衝突,因此萌生退意,畢竟新聞這行業與其他工作相比多了社會責任與公共價值的特殊性。

 

然而研究結果也指出,新聞業已從過去受人稱羨的工作轉變為「血汗」行業,亟需改善工時問題與薪資待遇,否則未來會愈來愈缺乏人才。然而在現況沒有獲得改善之下,作為有志於從事新聞行業或剛踏出職場的新人,或許都該問捫心自問:「新聞時至今日,到底是一種志業?還是一種人生中繼站?」早一步釐清自己對於職涯的發展與規劃。

 

 

 

明阿仔讀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

https://mcr.nccu.edu.tw/web/backissues/backissues_in.jsp?pp_no=PP1596102310471

文章作者:

劉蕙苓 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行政與管理研究所副教授

 

2020/08/11
文章介紹:離不開的兩難:新聞媒體的公有地悲劇(陳怡璇、林澤民)

撰文 楊鎵民(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

 

你曾想過,人的「注意力」也能被視為一種公有資源嗎?

聽起來好生古怪,但在資訊傳遞愈加複雜的現代社會,對內容業者而言,讀者有限的專注力成為一種稀缺資源,迎合市場喜好成為首要考量;而對於讀者來說,社群網站玲瑯滿目的內容則令人目不暇給,扣掉洗澡吃飯睡覺,就算一天十二個鐘頭都拿來「滑手機」也難以窮盡網頁內容。

 

 

在閱讀〈離不開的兩難:新聞媒體的公有地悲劇〉時,需掌握賽局理論的「囚徒困局」與「公有地悲劇」,兩個作者通篇使用的理論依據。

囚徒困境是基於每個人都在自利心的驅使下,不管他人的決策如何,都想做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矛盾的是,此舉往往最終傷害自己也賠上整體的利益。囚徒困境在這邊的運用,有助於理解個別媒體想透過臉書來增加點閱率,最後卻是無償奉獻內容、過度依賴臉書,新聞業整體水準低落,媒體也失去自主性,得利的只有臉書。這也就是當今新聞媒體的「囚徒困局」。

 

除此之外,作者將讀者的注意力視為一種公有資源,當新聞媒體為了個人利益,將新聞製作策略放在博取點閱率時,則新聞特質被簡化為娛樂性和即時性的內容,造成的外部效應則是新聞品質降低,「壞新聞」與「內容農場」在臉書氾濫,就如同自然資源遭到破壞,讀者有限的注意力被這些品質低落的新聞給佔據,形成新聞媒體的「公有地悲劇」

 

根據作者電訪13家媒體決策者可知,目前媒體已透過多元策略減低對臉書的依賴,例如強化自家網站內容,以培養讀者直接造訪新聞網站的動機;增加流量來源(App, YouTube, Twitter等),重視粉專的經營策略,鎖定目標讀者導回自家網站、創立更多分眾粉絲團等。矛盾的是,新聞業者深知需強化新聞網站主體性,卻透過臉書操作,反而強化臉書影響力,更鞏固這場公有地悲劇。

 

面對臉書巨擘對內容產業的侵襲,新聞媒體並非沒有更佳的選擇,作者認為,若嘗試合作拒絕提供內容,都以自家新聞網站為發布管道,採用付費制,則或許能夠扭轉現象,把讀者從免費廉價內容之中喚醒。當合作的媒體愈多,更易於成功。

 

 

 

〈傳編有話要說〉

社群平台的出現,讓新聞媒體過去選擇「廣告制」還是「訂閱制」的天平更傾向前者,選擇以免費內容創造流量成為臺灣新聞媒體的主要趨勢。最近《蘋果日報》改採訂閱制,嘗試力挽狂瀾,結果卻是收益銳減,忍痛資遣員工,最終不敵廣告制的趨勢而全面開放內容。

 

《蘋果日報》的例子正可以讓讀者思考「新聞媒體」在公有地悲劇概念的獨特性,以農林漁牧資源來說,當業者濫捕濫伐的結果直接影響是收益面的銳減,因此較容易彼此約制。但是新聞媒體依賴臉書增加流量的外部效應可能是「假新聞」增加,對社會整體產生負面傷害。然而這是否等同於媒體收益減少呢?這或許是新聞媒體寧願選擇廣告制、交出自主權,追逐臉書演算法的關鍵因素。

 

 

 

明阿仔讀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

https://mcr.nccu.edu.tw/web/backissues/backissues_in.jsp?pp_no=PP1596102227948

 

文章作者:

陳怡璇 國立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暨電訊傳播研究所助理教授

林澤民 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校區政府系副教授 

2020/04/30
文章介紹:邁向成功老化的可能:樂齡玩家、手機遊戲與社會互動 (張玉佩 錢宛青)

撰文  劉倚帆 (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

 

 在「精靈寶可夢」的遊戲世界中,台灣出了一位享譽國際、甚至擠下男神孔劉成為手機品牌代言人的「寶可夢阿北」。至2019年末,年逾70的阿北仍同時帶著45支手機出門抓寶,堪稱科技奇觀。

 

這個「一人寶可夢軍團」雖屬特例,但你是否想過,長者的遊戲經驗還潛藏著哪些更為深刻的傳播與社會意涵?

 

台灣社會正從高齡社會邁向超高齡社會,如何「成功老化」,已是重要社會議題。作者以樂齡玩家 的《Pokémon GO》遊玩經驗為本,採取人類學式的參與觀察及訪談,探索手機遊戲在邁向成功老化的生命經驗中,將可能扮演何種角色,又潛藏著何種限制。

 

此文發現,在樂齡玩家的遊戲行為中,由於遊戲中寶物特性與出現頻率因應現實世界中的天氣資料、地理型態、日夜時間,故玩家抓寶不僅是在「活動筋骨」,特定天氣型態與時間地點對玩家而言亦有意義——他們更容易、也更樂於抓到不同的寶物。

 

此外,遊戲中的道館攻守機制,則使得玩家發展出了特有的規範禮儀與團隊合作關係,從而也使樂齡玩家得以在此擴增實境遊戲中,建立或強化並不限於虛擬遊戲範疇的社會互動與連結。

 

此文更進一步指出,在此種社群連結關係中,樂齡玩家更常展現慷慨與分享的特質。

 

有趣的是,過往社會對「玩遊戲」一事常帶有負面評價,且《Pokémon GO》玩家影響公共空間秩序的爭議亦時有所聞,但樂齡玩家卻對抓寶活動多仍抱持正面態度:樂齡玩家們大多認同遊戲可促進健康,且他們在遊戲中所獲得的 #社交性愉悅 也特別明顯。

 

也因此,他們對遊戲污名標籤有著或隱或顯的抗拒:有些人會明確表達不滿並採取積極行動,但也有些樂齡玩家因「社會觀感」之故,較羞於與他人分享遊戲經驗。

 

此文也注意到,樂齡玩家雖多有空閒時間,但對科技的掌握度及體力負荷卻是影響樂齡玩家參與遊戲的限制。

 

文章進一步將空閒、科技掌握度、體力負荷等因素合併為「休閒資本」概念,一方面說明休閒資本與 #社會資本 間如何轉換,另一方面也透過不同資本可相互轉換的特性,指出積極地運用媒體科技,增強樂齡長者邁向成功老化的積極生活,將會是未來學術研究發展的共同目標。

 

 

看到這裡,傳編編想說……

 

正如此文所言,《Pokémon GO》並非一款以身體健康為目的而打造的遊戲,但遊戲卻有機會帶來預料之外的結果,甚至改變社會關係。這似乎隱約說明了科技與社會間交錯纏繞的相互牽引關係。

 

也因此,雖說從資本轉換角度來看,媒介科技的居中運作或可有助長者「成功老化」,但在遊戲之外,科技掌握度的侷限,是否亦可能帶來個人甚或社會層次的負面影響(例如「成癮」,或對假訊息的識讀能力)?

 

又或者,最近火紅的遊戲 #動物森友會,其雖非擴增實境遊戲,但卻具高度社交性,是否同樣可能滿足樂齡玩家們追求情感連結的社交需求?問世多時的體感遊戲如今亦仍持續進展,是否也可能同步維持玩家們的身心健康?

 

在邁向高齡化社會的社會變遷過程中,我們顯然還需要更多研究能量投入相關議題的探索。

 

而要開展相關議題思辨,最好的起點當然就是先對本專頁按讚分享設為搶先看啦!

 

#動森無法move_your_body但健身環可以

#遊戲除了有助成功老化還有哪些助益亦值得探索

 

 

 

明阿仔寫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邁向成功老化的可能:
樂齡玩家、手機遊戲與社會互動

 

 

 

#有沒有發現傳編編通篇未引介何謂樂齡玩家與成功老化等關鍵概念

#想知道細節您各位就要點閱下載仔細閱讀喔

#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為你負重前行

#思考有指引是因為有人為你披荊斬棘

#防疫期間請勤洗手戴口罩少抓寶多讀論文

 

 

延伸閱讀:

張玉佩(2011)。〈線上遊戲之閱聽人愉悅經驗探索〉,《中華傳播學刊》,19: 61-96

羅彥傑(2018)。〈檢視老人玩數位遊戲之研究:批判與敘事的觀點〉,《傳播文化》,1752-88

黃厚銘(2017)。〈「真實」的復歸:擴增實境遊戲Ingress社會文化意義之分析〉,《考古人類學刊》,86: 43-68

 

 

 

配圖:孔雀開屏般的一人45https://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937435

 

2020/04/30
文章介紹:閱聽人詮釋跨媒介角色之紀實支線歷程初探:以經典童話角色為例(賴玉釵)

撰文  劉倚帆(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

 

你聽過「聖地巡禮」嗎?在動漫世界中,由於許多創作的故事舞台奠基於現實場景,沈浸於作品中的閱聽人會比對、甚至一眼看出取景所在,進而尋訪該地,感受與想像作品所欲傳達的意義與思緒。曾聲名大噪的動畫電影《你的名字》就曾引發「聖地巡禮」熱潮。

 

而你是否知道,近年盛行的影視改編作品,除特定場景外,還有更多「紀實素材」,亦扮演著閱聽人詮釋或再創作文本的「想像資源」?

 

近年改編暢銷文學或經典童話的影視作品盛行,促成此種跨媒介敘事的產業端,更倡議發展相應的紀實素材為作品支線,讓「虛構」的作品更能與閱聽人真實經驗唱和。

 

但在學理層次,紀實素材如何影響閱聽人文本詮釋甚或再創作,在當前「跨媒介時代」,已非既有「文本分析」及「讀者反應論」等論述所能完整含括。

 

據此,作者以經典童話為例,探索閱聽人在欣賞此類跨媒介作品時,與之相關的紀實素材將如何影響閱聽人詮釋歷程。

 

研究發現,面對此類跨媒介敘事,無論是改編者或閱聽人,皆具有與原作相應的知識與想像,改作者以此為本,設計、呈現盡可能「原汁原味」的故事場景;閱聽人則會以此作為文本詮釋的期待與想像資源。

 

此外,跨媒介敘事尚有更多既存或刻意製造的「外延文本」:與作品相關的史實典故或文化脈絡、圍繞作品而生的幕後花絮或主題展覽、為作品打造的音樂,甚至是參演角色在戲外的公眾形象等,都將可能維繫或改寫閱聽人對作品的感受與詮釋。

 

換言之,我們對於單一作品的詮釋與想像,並不侷限於作品本身,更牽涉到與作品相關的、更為廣泛的社會與文化線索。

 

此文的學理卓見也正在於此:這些文本之外的紀實素材,不僅是產業端更能充分揮灑之處,同時也是促使閱聽人更深入享受作品,或重新認識故事的重要資源。

 

看到這裡,傳編編想說……

 

由此文可見,閱聽人顯然是越來越「聰明」了。或者說,當代學界對於「閱聽人」概念的探索與理解,明顯地更加深入與精緻了。

 

若欲進一步探索諸如自發挖掘作品相關典故、或是「聖地巡禮」這類包含但不限於作品本身的閱聽人實踐樣貌或產業施為,相信此文創見亦可作為未來相關研究的引玉磚。

 

另一方面,相較於此文從「閱聽人感受—(跨)媒介內容」這組關係來深化閱聽人多元樣貌,國內學界也有從「閱聽人—媒介技術」角度,來理解閱聽人何以追求「更真實」的心理狀態,而且也是發表於本刊的前期傑作喔!

 

學術研究成果如此豐富深入的期刊,當然是要先對粉專按讚分享設為搶先看的啊啊啊~~

 

 

 

明阿仔寫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閱聽人詮釋跨媒介角色之紀實支線歷程初探:
以經典童話角色為例

 

 

 

#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為你負重前行

#思考有指引是因為有人為你披荊斬棘

#防疫期間請勤洗手戴口罩多讀論文

#邊看片邊挖掘典故也是不錯但聖地巡禮什麼的還是修但幾咧啦

 

 

 

延伸閱讀:

賴玉釵(2019)。〈閱聽人詮釋《哈利波特》故事網絡之跨媒介地景歷程初探:以虛構文本、文學地景及周邊為例〉。《傳播文化》。18: 44-93

賴玉釵(2016)。〈跨媒介敘事與擴展「敘事網絡」歷程初探:以國際大獎繪本之跨媒介轉述為例〉。《新聞學研究》,126133-198

蔡琰、臧國仁(2017)。〈數位時代的「敘事傳播」兼論新科技對傳播學術思潮的可能影響〉。《新聞學研究》,1311-48

 

圖片來源:https://www.theatlantic.com/health/archive/2015/08/life-stories-narrative-psychology-redemption-mental-health/400796/

2020/04/30
文章介紹:差異收穫模式與交叉壓力的結合: 以 2018 年嘉義縣市長選舉為例(蔡雲卿 王嵩音)

撰文  劉倚帆(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

 

傳播與政治之間關係緊密,且其運作與社會結構性質息息相關,其中,地域特性亦屬社會結構之一環。

 

關心政治傳播的你,是否早已發現,國內相對少見以「民主聖地」嘉義市為研究對象的選舉研究?這些居於民主聖地的朋友們,政治討論及參與情況究竟如何?

 

而嘉義市和嘉義縣這組好鄰居,在政治環境方面有何差異,以及,與大嘉義地區相關的媒體資訊,又如何影響了嘉義人的政治討論及參與?

 

文章的討論前提建基於,政治討論已成社會生活之一環,且直接有助於個人政治參與,而媒體上的相關政治訊息與討論,同樣也能促進政治參與。

 

此文所採用的「差異收穫模式」則進一步指出,不同傳播管道傳遞的內容對公民政治參與的影響,取決於人際討論的程度。

 

儘管人際討論與媒體使用都能促進政治參與,但在媒介訊息充斥的年代,兩者間的交互作用,及其對民眾選舉參與及投票意願的影響,仍然需要進一步探索。

 

此外,雖說人際討論有助政治參與,但也有研究顯示,民眾若處於政治認同及政治意見與立場不一致的社會環境,會形成「交叉壓力」,壓力程度越高,則公民政治參與意願越低。只是,交叉壓力論點仍有爭議,國內外相關研究成果,結論莫衷一是。 

 

作者則嘗試以嘉義縣市長選舉為例,檢證差異收穫模式與交叉壓力二概念,並比較在政治環境略有不同的嘉義縣與嘉義市,此二概念的影響力是否有所差異。

 

研究發現,嘉義縣市皆印證了差異收穫模式,並一定程度地正面呼應了交叉壓力概念。至於差異收穫模式與交叉壓力理論之結合應用,適用於嘉義市地區,在嘉義縣地區僅部分驗證。此文推論,這可能是因嘉義縣民的政黨立場傾向同質性較高之故:既然同質性高,交叉壓力就較小,人際政治討論頻率可能也比較少。

 

根據研究成果,此文則進一步指出,在選戰實務策略上,候選人可朝向傳統媒體、網路社群,及支持者社群等「多角化經營」方向發展,並多鼓勵人際政治交流,以求提升反對者的交叉壓力;作者也建議,未來或可持續探索嘉義縣市在總統大選的表現。

 

 

 

 

 

看到這裡,傳編編想說……

 

此文以嘉義縣市為例,詳實探討了媒介訊息、人際討論與政治參與間的關係。但就如作者所言,無論是中央選舉或地方選舉,嘉義縣市的政治訊息多非傳統新聞媒體的著墨重點,而資訊數量又可能成為檢證差異收穫模式的干擾因素……

 

這麼一想,傳編編恍然大悟,在當前「重六都輕其他」的新聞媒體環境中,能夠以嘉義縣市為對象做出如此精彩的研究,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從這個角度進一步思考,傳統媒體有沒有可能更「地域均衡」地製作報導,讓嘉義乃至六都外的其他縣市,不再顯得邊緣?或者,有沒有足夠質與量的在地/地方媒體,可以補其不足?

 

另一方面,如今社群網路漸成為新聞訊息重要流通管道,在自媒體時代,亦賦予地方候選人乃至選民自創話題與聲量的機會,因而也更有機會提升民眾對地方政治的關注與討論,或許並不失為美事。

 

只不過,易為民主參與帶來負面效果、過度的資訊濾泡(filter bubble,也就是俗稱的同溫層)現象,仍然是自媒體時代接收訊息時必須持續警覺之處,不可不慎。

 

 

 

 

 

明阿仔寫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差異收穫模式與交叉壓力的結合: 以 2018 年嘉義縣市長選舉為例

 

 

#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為你負重前行

#思考有指引是因為有人為你披荊斬棘

#防疫期間請勤洗手戴口罩多讀論文

#吃點綠豆加薏仁養顏美容顧健康也是很不錯

 

延伸閱讀:

吳重禮、鄭文智、崔曉倩(2006),〈交叉壓力與政治參與:2001年縣市長與立  法委員選舉的實證研究),《人文及社會科學集刊》,18(4): 599-638

劉自平、吳重禮、戴士展(2012),〈交叉壓力、意見表達與政黨認同:2008年立法委員選舉的實證分析〉,《選舉研究》,19(2): 1-36

 

 

 

 

圖片來源 https://app.itg.digital/

2020/04/30
文章介紹:社群媒體研究的異質行動網絡:重新想像數位時代的知識生產(曹家榮)

撰文  劉倚帆(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

 

廣義來說,蒐集與閱讀文獻也是知識生產的一環。像是,你都如何獲取本刊資訊?是閱讀紙本或電子檔?或下載檔案後列印為紙本閱讀?你有沒有把本專頁設定為搶先看……

 

上述問句雖都標誌了數位時代知識生產的部分樣貌變化,但事情可不只那麼簡單。你是否思考過,在「做研究」的面向,尤其在大數據浪潮及跨領域研究趨勢下,數位工具在研究實作過程中還扮演著何種角色?乃至,「知識」本身的性質是否也有所變化?

 

數位工具在早期常僅被視為社會人文研究領域中的技術支援,但如今數位工具本身及其所能獲取的資料,不再只是「工具」那麼簡單,它已對我們做研究(或思考世界)的方式帶來影響。問題是,它如何產生影響?又影響了什麼?

 

為理解上述問題,作者採取新物質主義視角,以行動者網絡理論(簡稱ANT)為方法指引,並以時下最易進行大數據資料蒐集與分析的社群媒體研究 跨領域團隊為經驗案例,探索並重新想像人、工具與知識生產間的關係。

 

呼應後人類思潮,文章首先說明人與數位工具並非純然的主客體對立關係:人類並非完全自主,數位工具亦具規範人類思行的能動性,二者是以共同合作的姿態不斷生成流變(becoming)。

 

換言之,研究者、研究工具與研究對象,實乃一種具流變性的 「組裝」(assemblage)。

 

循此,由不同學術背景組成的跨領域研究團隊亦為組裝。此文進一步細述了跨領域團隊作為一種「異質行動網絡」,如何在數位技術居中的關係網絡中,相互溝通、徵召、動員(及失敗),並從中「各取所需」,由此凸顯異質行動網絡的流變特性。

 

此外,數位工具在知識生產過程中執行「蒐集資料」任務,由此而生的資料特性異於過往,從而使得「知識」樣貌亦有變化。

尤其在演算法不斷變動的社群媒體資料環境中,工具「如何」蒐集資料,其間涉及的工具設計與資料選擇、清洗、參數調整等環節,乃至這些環節是否需要調校的「判斷」,無一不見人為涉入。

 

這便凸顯出,社群媒體資料環境的演算法及其變動,對學術研究而言有其規範性力量;而研究實作中的數位工具,亦因參與了資料生產而顯現其能動性。以此為基發展的知識樣貌,則已非單憑工具或研究者所能獨力完成。

 

文章進一步指出,在數位工具居中運作的研究實作過程中,亦展現科技物「擴增」與「化約」的特性:應用數位工具的「資料視覺化」過程提升了研究成果可讀性,但視覺化工具本身,仍暗藏了抽象難辨甚至不可得見的演算法,某些資料亦因視覺化之故,可能受到遮蔽或化約。

 

因此,此文主張,在這些擴增與化約效應之下,我們確實能有所「得」,但若我們總被工具所突顯出的面向吸引,甚至形成某種思考慣習,那便是一種「失」了。

 

最後,作者提醒,基於異質行動網絡的流變特性,文章中各種關係模式、變異與行動策略皆無法直接外推複製。我們必須一次又一次地跟隨著不同的異質行動,才可能看清其構連出何種過程與關係。

 

可以確定的是,將知識生產過程想像為「異質行動網絡」,將有助於研究者更深入地反思這一過程,亦能更堅實數位時代的知識生產基礎。

 

 

 

 

 

看到這裡,傳編編想說……

 

正如此文所言,其實知識生產一直都涉及了人與物的合作關係。且不僅知識生產如此,在當今「科技生活形式」中,日常社會生活亦復如是。

 

也因此,對社群媒體研究實作的過程探討,不僅是對知識生產過程的反思,同時也是從異質行動網絡角度反思日常生活樣貌的實作示範。

 

對媒介研究領域來說,在數位時代中,從新物質主義角度重新審視、或說指認數位/傳播科技本身的物質性,更是重要的視野拓展。

而在傳播科技的物質性,及重新想像「人—機關係」等議題上,關注傳播研究領域發展的各位應該有注意到,目前已有許多相關研究成果散見於各傳播期刊,這個學術研究趨勢的重要性或已無須贅言。既然如此,把本專頁設定為搶先看,再分享給同好們一起獲取新知,似乎也一樣重要呢^__^

 

#只想默默點閱下載文章自己讀也沒問題啦

#但知識是公共財麻煩還是按讚分享一下促進知識生產好嗎

 

 

 

明阿仔寫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社群媒體研究的異質行動網絡:
重新想像數位時代的知識生產

 

 

#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為你負重前行

#思考有指引是因為有人為你披荊斬棘

#防疫期間請勤洗手戴口罩多讀論文

#研究生請避免以做研究之名在社群媒體上閒晃

 

延伸閱讀:

吳筱玫、李蔡彥(2018)。〈資訊科學與質性研究之對話:Facebook 打卡實踐之視覺化行人言說分析〉,《中華傳播學刊》,33: 19-63

賴嘉玲(2014)。〈當流動科技闖進藝術殿堂:從博物館視聽導覽之使用談其對藝文消費之介入〉,《新聞學研究》,119: 121-160

《傳播、文化與政治》(2016),「科學科技研究(STS)與傳播研究 (Communication Studies)之美麗邂逅」專題。

 

圖片來源 https://thingscareerrelated.com/2014/01/04/online-networking-a-matter-of-introversion-preference/

2020/03/08
文章介紹:中文打字機與科技語言的現代性

文章作者:金麟(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班博士候選人)

撰文介紹:劉倚帆(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

 

每天寫論文,或利用通訊軟體與友互動,「打字」幾乎已是我們習以為常、理所當然的日常動作。

但你可有想過,中文與西方語言邏輯不同,在電腦發明前的打字機時代,要如何用打字機寫中文?而中文打字機的發展歷程,又如何關聯至對「現代性」的追尋?

 

==

本期書評乃由作者評介美國史丹佛大學歷史系教授Thomas Mullaney2017年出版的科技史作品:The Chinese typewriter: A history

 

20世紀初,由美國Remington公司量產的打字機遍及世界各地。基於字母的書寫系統可收「所鍵即所得」之效,即使語系略異,仍幾乎可以共享同類型的打字機,因此Mullaney認為,打字機創造出一種新的全球現代性。

 

但這其中顯然不包括以象形文字為書寫系統的中文——常用漢字何其多,要如何將之匹配於鍵盤?

 

對漢字苦手的西方人最終仍找到三種常見方式:常用字(類似活字印刷)、組合、替代(類似電報語言)。

 

這個時候不得不說句閃開讓專業的來。畢竟現代性不是西方專利,華人社會也是有在追求現代化的。

 

特別是在中國面臨從傳統轉向現代社會的關頭上,發明一台中文打字機有其現實意義:既展現中國的科技實力,又有機會能藉此實現知識啟蒙。

 

名叫震東的沒有一個是肉腳。世上第一部中文打字機乃由華人周厚坤發明,後經舒震東改進為「舒式打字機」,並由至今仍於華文世界遠近馳名的商務印書館推廣普及。之後,中國還創立許多培養打字員的打字學校。

 

此外,幽默大師林語堂也曾自創「末筆檢字法」,進而發明一款從未量產過的「明快打字機」。雖未量產,但明快打字機具備了拆解漢字構成元素、並可藉此拼湊出大多數漢字的特性,Mullaney因此認為明快打字機實現了「輸入」的概念,亦即將漢字轉化為「科技語言」。

 

唯可惜的是,作者指出,Mullaney雖嘗試藉由中文打字機的社會史來討論「科技語言的現代性」,但該書通篇卻未明確說明其定義為何。

 

此外,從中文打字機的歷史來探索「現代性」,也容易忽略中文世界的內部差異。例如繁體中文與簡體中文的差別,即是本書未及討論之處。

 

儘管如此,#作者仍認為本書對於媒介研究領域而言,深具開拓視野的參考價值:首先,本書聚焦討論媒介科技的形式而非內容;其次,媒介發展並不自外於社會,Mullaney作品展現了科技與社會之間的互動關係。

 

最後,作者也認為,歷史應是媒介研究的重要向度,關於特定媒體的研究不能忽視其演變的歷史,理解其過去才能把握其對當今社會的意義。

 

==

看到這裡,傳編編是覺得啦

 

從作者對Mullaney作品的精要描繪,可以看見Mullaney乃將中文打字機視為一種「社會—技術」物件,而非以媒介中心的角度思考媒介形式及其物質性。作為史學論著,其甚至具有一定程度的跨學科特性。

 

其實在晚近跨領域研究趨勢中,已有不同學科領域的學者提倡從「社會—技術—(使用)文化」的角度來理解科技發展,凸顯技術與社會間的互動關係。

 

例如在社會學門,以《#觀光客的凝視》在華文世界廣為人知的學者 John Urry及其搭擋持續構建「(多重)移動典範」(mobilities paradigm),其論述基礎正是從「社會—技術—文化」三元關係來理解移動。

 

而在媒介研究領域,#接收分析 大師 David Morley,亦早已倡議一種向社會學與地理學借火的「非媒介中心的媒介研究」;與傳播科技相關、但在國內相對非主流的軟體研究領域,也認為軟體及其所鑲嵌的科技物件/系統之構成,乃是一種「社會—技術」過程。

 

Mullaney對中文打字機發明歷程的考察,不僅可視為前述研究趨勢的具體作為,當然也會是吾人理解媒介科技與現代性的重要參考資源。

 

除了中文打字機,還有什麼如今早被你視為理所當然的媒介科技,值得如此深入探究?不管你想到了沒,把本專頁設為搶先看,然後按讚分享各篇貼文,一定會得到更多靈感的啦。

 

#知道你還來不及讀這本書但卻已經想知道古早打字機長怎樣

#都幫你整理好了快看圖別謝我

#據說中文世界只剩台灣會用注音符號

#所以像ㄇㄉㄈㄎ這類神奇密碼的意義只有我們看得懂喔ㄎㄎ

 

==

明阿仔寫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中文打字機與科技語言的現代性

 

 

延伸閱讀:

王淑美(2017)。〈從傳播的偏向到 STS: 再探 Harold Adam Innis 傳播理論的關鍵元素〉,《傳播科技與實踐》,7(1)291-303  

郭文華(2015)。〈解開鍵盤的身世密碼(上):QWERTY與大易輸入的社會史〉,《歷史學柑仔店》。https://ppt.cc/fDpyRx

郭文華(2015)。〈解開鍵盤的身世密碼(下):倉頡與注音輸入的文化史〉,《歷史學柑仔店》。https://ppt.cc/fehivx

Mullaney, T. S. (2012). The moveable typewriter: How Chinese typists developed predictive text during the height of Maoism. Technology and Culture, 53, 777-814.

 

#留言告訴我今夜你還想讀什麼

#死線前的你是否需要再多讀paper

#文獻又多又新

#查得你閉不了眼睛

#為何你明明讀得勤

#進度還是0

#期末不想聽海哭的聲音就快按讚分享設為搶先看呦

 

==

圖片資料來源:

左上:Remington 1號打字機;右上:舒式打字機

左下:明快打字機;右下:林語堂與他的打字機(文字為設計對白)

圖片來源:

https://reurl.cc/VavnWQ

https://kknews.cc/zh-mo/news/onx6zrp.html

https://zi.media/@yidianzixun/post/wAGjMP

2020/03/08
文章介紹:人工智慧與媒介理論:基德勒、克拉瑪與亞馬遜Echo/Alexa

文章作者:林思平(世新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撰文介紹:劉倚帆(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

 

電影《機械公敵》曾想像一種人類發展的未來式:機器人普及於社會生活,且它們可能反噬人類。如今,真實人生中「人工智慧」的發展就如電影中的機器人般日漸普及,而超出人類料想甚至帶來疑懼的「脫序」現象亦時有所聞。

 

科技發展究竟是有助或危及人類生存狀態?而我們又該如何理解當代人類與科技間的關係?

 

 

==

自進入電子媒介時代以來,媒介本質的探討與人—機關係的反思,一直是吸引研究者前仆後繼投入的重要議題。在國內,晚近學界漸有向德系媒介理論尋求資源的研究趨勢,企圖藉此再思當代新型態媒介本質與人—機關係。

 

本文以德系媒介理論家Krämer所提出的媒介「#信使模式」為基礎,並以亞馬遜Echo/Alexa智慧裝置為例,嘗試描繪人工智慧的媒介本質及其與人類間的相互關係。

 

說到Krämer的媒介觀,則不能不提另位德國媒介理論家Kittler

 

Kittler認為,當代科技發展已使電腦成為一種「終結所有媒介的媒介」;且因其資訊處理過程已可不受人類介入而自成迴路,因此也是一種「機器主體」。

 

此外,人類一方面被媒介科技環繞,但另方面卻同時被媒介賴以運作且抽象隱晦的軟體遮蔽;人們就算知其所以,卻也未必能夠介入軟體運作,因此電腦非但不是聽命於人類的工具,反倒決定了人類的處境。

 

Krämer所提出的媒介信使模式,則正是在Kittler「媒介決定了我們的處境」此種激進的媒介先決觀點上做出的理論修正。

 

作者進一步彙整信使模式的關鍵特質:媒介信使具有「以外來者聲音發言的他律性」及「具身的物質性」,且「中立退卻以表露訊息」,同時也是「距離與差異性的矛盾中介者」及「創造也干擾社會關係的第三方」。

 

循此,作者認為Echo/Alexa智慧裝置不僅可視為Kittler眼中「終結先前媒介的媒介」,同時也是輔助人類日常活動的媒介信使。

 

然而信使角色的問題在於,其是否能確實維持中立和他律性,以及在哪些面向,以多大程度對社會關係/社會秩序產生干擾。

 

循此,作者進一步探討Echo/Alexa 曾多次登上新聞版面的脫序「行為」,指出這類案例受到矚目,原因就在於它呈現了人類潛在的最大恐懼:當今的電腦機器主體雖是為服務人類而生,但它卻可能偏離信使角色,進一步成為與人類對立的主體。

 

人工智慧等科技的發展腳步未曾稍歇,相關議題對於人類社會的重要性,將不斷成長發酵,值得密切關注並持續進行討論和省思。

 

==

看到這裡,傳編編是覺得啦

 

科技進展刻正逐步將便捷安適的未來生活想像化為現實,但科技運作的脫序現象也確實存在。

 

只是必須注意,人工智慧自成迴路的資訊處理過程雖有發生「偏差行為」可能性,但本文亦舉例說明,有部分原因可能源於人類餵養了不當或錯誤資訊給這些「機器主體」。

 

換句話說,這些「主體」的資訊接收與處理能力雖可能海放人類好幾條街,但截至目前,它們仍未能夠處理「意義」層次的問題。或者,人工智慧可能運作邏輯無誤,但結論卻不是人類想要的。就像《機械公敵》的故事一般。

 

有趣的是,意義的生成、傳遞與接收詮釋,深刻牽連於更為廣泛的社會文化脈絡。當人工智慧仍無能辨識資訊品質、甚至進一步排除不當資訊時,這個機器「主體」,呈現出的是何種主體性,又是否能夠與人類自我定義的主體性等量齊觀?

 

或許有一天,人工智慧終將具備篩選資訊以更貼近人類所欲的能力。但資訊品質的好壞,及是否處理某些資訊,這些標準將由誰、依何種原則加以定義?

如果人工智慧運作總有機會超出人類料想,那麼這些「他律」若非穩固不變,又該於何時調校為人類所欲?

 

人工智慧等科技的未來發展是否仍能夠符合人類期待,又或者帶來可能超乎人類想像的科技風險?而我們又該如何理解持續變動的媒介本質與人—機關係?

 

傳編編認為,先對本貼文按讚分享,再把粉專設為搶先看,應該就是開啟反思的第一步啦。(無誤)

 

==

明阿仔寫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人工智慧與媒介理論:基德勒、克拉瑪與亞馬遜Echo/Alexa

 

 

延伸閱讀:

林思平(2017)。〈電腦科技媒介與人機關係:基德勒理論中的電腦〉,《傳播研究與實踐》,7(2): 33-62

唐士哲(2017)。〈作為文化技術的媒介:基德勒的媒介理論初探〉,《傳播研究與實踐》,7(2): 5-32

黃順星(2017)。〈媒介史的末世預言:基德勒與麥克魯漢論媒介技術〉,《傳播研究與實踐》,7(2): 63-92

 

#留言告訴我今夜你還想讀什麼

#死線前的你是否需要再多讀paper

#文獻又多又新

#查得你閉不了眼睛

#為何你明明讀得勤

#進度還是0

#期末不想聽海哭的聲音就快按讚分享設為搶先看呦

 

==

圖片資料來源https://www.finance-monthly.com/2019/01/how-will-the-use-of-ai-in-banking-develop-in-2019/

 

X

忘記您的密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