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N 1016-1007 GPN2005600032
大眾專區
大眾專區
2021/02/19文章介紹-臺灣BL劇敘事結構與同性戀情再現之研究(溫涴鈞、王嵩音)

撰文 劉倚帆(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

 

BL “Boy’s love” 乃常見於漫畫、小說,甚至是遊戲或電影等文類的次文化,主題為描繪「男上加男」的同性之愛。因多由女性創作,且主要訴求女性閱聽眾,相關研究經常將其解讀為女性建立主體性,對抗異性戀霸權 與父權體制 的投射對象,並藉觀者姿態,展現女性情慾及翻轉女性被凝視 的位置。

 

溫涴鈞、王嵩音發現,相關研究早已嘗試探討各種BL文類且有所成,唯獨BL電視劇研究幾乎付之闕如,然電視劇文類卻又可視為面向大眾的指標,故她們選擇2017年首度出現於臺灣的自製BL自製戲劇,從敘事分析 及符號學 角度探討流行文本如何再現同性之愛。

 

依敘事分析架構,本研究歸納出臺灣BL電視劇中最常描述的故事單元是因故發生衝突、在相處中日久生情、發現自己的感情與表白、對性向的迷惘、情敵的出現、攜手解決阻礙、相愛而後得以相守等情節。

 

從符號學角度解析BL劇影像符碼,則可發現許多夢幻唯美、但未必直接呈現的親密場景,營造讓閱聽眾自行投射欲望凝視的想像空間;此外,BL劇中角色仍依循異性戀框架進行個性塑造,但同性攻/受、主/從的強弱關係有明顯的淡化或反轉,由此也凸顯出BL間的權力關係流動。

 

簡言之,臺灣BL劇中再現的同性戀情呈現「無關性別,真愛無敵」的價值觀。也因此,BL題材固然呼應臺灣友善多元性別的社會氛圍而能逐漸面向大眾,然而由於實際上同志的身份認同及處遇常見險阻而需較嚴肅地面對,BL題材不能與同志文學等而視之。

 

訴諸真愛的BL文本或許有助於性別友善環境的建構,卻也可能因BL題材場景多有架空時空背景、強調同性戀情浪漫唯美一面的傾向,反而與許多同志真實處境相距甚遠。也因此,BL題材能否藉由流行文化通俗的特質,扮演潛移默化改變社會的公共力量,仍值得持續探索。

 

 

傳編有話要說

 

本文雖視BL電視劇之浮現「呼應」現時臺灣社會氛圍,但論及BL之緣起,卻必須追溯到二戰後的日本,而那卻是一個比現下更為保守,女性地位更加低下且受壓抑的時空。

 

也因此,雖然包含電視劇在內的各式BL文本多有架空時空背景進行敘事,似乎在塑造一個超現實平行時空的傾向,但將其視為女性對現實中既有性別體制提出不滿與反抗的具體實踐,不無道理。

 

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BL所象徵的性別政治意涵必不定於一尊。但當BL具一定政治意涵,且多少觸及社會禁忌,會否因此為其受眾「腐女」打造了另一個難以明言、跨越的櫃子?如今BL文本已能以電視劇形式面向大眾,又是否依然有「櫃」可言,抑或在開放多元的社會氛圍中,閱聽人已然可以高喊「我腐我驕傲」?

 

正如本文所言,BL早已不限女性創作,受眾亦不限於腐女族群。那麼更為廣大且異質性高的各種社會群體如何理解BL文本/文化,或將亦是重要且有趣的相關研究議題。

 

________________

明阿仔寫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臺灣BL劇敘事結構與同性戀情再現之研究(作者 溫涴鈞、王嵩音)

 

配圖來源

關鍵字: 新聞學研究,政大
分享:
X

忘記您的密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