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N 1016-1007 GPN2005600032
大眾專區
大眾專區
2021/02/19文章介紹-Pick Me Up! 指夢為馬:後女性主義時代中國養成系女團真人秀之女性性別氣質、賦權進程及新自由主義再現(鍾方琦)

撰文 劉倚帆(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

 

晚近於中國興起的媒體奇觀之一,非「偶像真人選秀綜藝」節目莫屬,2018年甚至被視為「中國養成系偶像綜藝元年」。《創造101》節目引發的熱潮,則無疑是同類節目的領頭羊。

 

目前相關研究多著重真人秀節目的產製、偶像塑造和粉絲關係,或探討真人秀的特點、成功因素,尚未從女性主義視角關心節目參賽女性的性別再現,及以批判視角解讀背後之權力關係。鑒此,鍾方琦 採女性主義批判言說分析方法,並以《創造101》為例,嘗試發掘此類節目背後的(後)女性主義與新自由主義 意識形態運作過程。

 

本文首先視真人選秀為起於上世紀之「選美」比賽的延伸,直指此類新時代的女性偶像養成節目,究其實仍是一場女性被觀看和被選擇的狂歡。其後作者則彙整女性主義/後女性主義、新自由主義、批判言說分析 等論述,一方面反思後女性主義將非西方女性單一化的盲點,同時也指出中國脈絡下對女性「白、瘦、幼」的傳統審美標準,在真人選秀節目與廣告內容中明顯產生變化,「甜美可愛」的形象塑造仍為大宗,但也更為強調參賽女性多元的自我個性與自主選擇。

 

女性性別氣質的打造在中國有其特殊樣貌,且參賽女性似仍可從中獲得愉悅與能動性 。但參賽者出線與否,付費投票的閱聽眾極具決定性,雖可謂賦權於閱聽眾共創「理想女性」新標準,但亦反映出此後女性主義發展進程,實則呼應新自由主義將自由、解放、賦權訴諸於消費的資本運作邏輯。

 

另一方面,父權在此看似消解,實則從表象遁入深層,因為理想女性形塑過程仍是以吸引男性注意力作為最主要目的。易言之,父權制雖不至於無法抵抗,女性確實也正行使主動權,不過往往是在有限領域內,受到父權的限制。

 

由此作者總結,儘管中國女性看似在公共領域不斷接近與男性權力的平等,但在媒體之外,在感情生活、家庭生活以及日常社會生活中,依然處於傳統父權制下的性別劣勢。

 

傳編有話要說

 

透過對女團養成節目的分析,作者精準指出植基於中國社會脈絡的「後女性」顯然與西方有所不同,且女性主體性正在揚升。唯在新自由主義資本運作邏輯中強調女性獨立自主,實更接近於行銷策略,未必能反映真實性別秩序,及父權制強加於女性的負荷與不公。

 

另方面,同樣曾盛極一時的選秀節目《中國有嘻哈》,卻因節目內容所傳遞的Hip Hop文化價值並不全符廣電總局預期而一度遭停播,中國「嘻哈元年」瞬間變「嘻哈末年」,其後節目也改名為《中國新說唱》。同樣是處在中國特有社會脈絡的選秀節目,有節目大放異彩,卻另有節目受限而需重新出發,不禁令人好奇,具中國特色的「後女性」打造及其主體性揚升,是否可能正反映著某種「政治正確」?

 

政治力因素雖非本文析論範疇,但其在性別氣質、位階秩序的形構過程中是否存在、如何作用,或許亦是值得後續相關研究深入探索的面向。

 

_______________

明阿仔寫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

Pick Me Up! 指夢為馬:後女性主義時代中國養成系女團真人秀之女性性別氣質、賦權進程及新自由主義再現(鍾方琦)

 

配圖來源

關鍵字: 新聞學研究,政大
分享:
X

忘記您的密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