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N 1016-1007 GPN2005600032
大眾專區
大眾專區
2020/03/08文章介紹:中文打字機與科技語言的現代性

文章作者:金麟(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班博士候選人)

撰文介紹:劉倚帆(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

 

每天寫論文,或利用通訊軟體與友互動,「打字」幾乎已是我們習以為常、理所當然的日常動作。

但你可有想過,中文與西方語言邏輯不同,在電腦發明前的打字機時代,要如何用打字機寫中文?而中文打字機的發展歷程,又如何關聯至對「現代性」的追尋?

 

==

本期書評乃由作者評介美國史丹佛大學歷史系教授Thomas Mullaney2017年出版的科技史作品:The Chinese typewriter: A history

 

20世紀初,由美國Remington公司量產的打字機遍及世界各地。基於字母的書寫系統可收「所鍵即所得」之效,即使語系略異,仍幾乎可以共享同類型的打字機,因此Mullaney認為,打字機創造出一種新的全球現代性。

 

但這其中顯然不包括以象形文字為書寫系統的中文——常用漢字何其多,要如何將之匹配於鍵盤?

 

對漢字苦手的西方人最終仍找到三種常見方式:常用字(類似活字印刷)、組合、替代(類似電報語言)。

 

這個時候不得不說句閃開讓專業的來。畢竟現代性不是西方專利,華人社會也是有在追求現代化的。

 

特別是在中國面臨從傳統轉向現代社會的關頭上,發明一台中文打字機有其現實意義:既展現中國的科技實力,又有機會能藉此實現知識啟蒙。

 

名叫震東的沒有一個是肉腳。世上第一部中文打字機乃由華人周厚坤發明,後經舒震東改進為「舒式打字機」,並由至今仍於華文世界遠近馳名的商務印書館推廣普及。之後,中國還創立許多培養打字員的打字學校。

 

此外,幽默大師林語堂也曾自創「末筆檢字法」,進而發明一款從未量產過的「明快打字機」。雖未量產,但明快打字機具備了拆解漢字構成元素、並可藉此拼湊出大多數漢字的特性,Mullaney因此認為明快打字機實現了「輸入」的概念,亦即將漢字轉化為「科技語言」。

 

唯可惜的是,作者指出,Mullaney雖嘗試藉由中文打字機的社會史來討論「科技語言的現代性」,但該書通篇卻未明確說明其定義為何。

 

此外,從中文打字機的歷史來探索「現代性」,也容易忽略中文世界的內部差異。例如繁體中文與簡體中文的差別,即是本書未及討論之處。

 

儘管如此,#作者仍認為本書對於媒介研究領域而言,深具開拓視野的參考價值:首先,本書聚焦討論媒介科技的形式而非內容;其次,媒介發展並不自外於社會,Mullaney作品展現了科技與社會之間的互動關係。

 

最後,作者也認為,歷史應是媒介研究的重要向度,關於特定媒體的研究不能忽視其演變的歷史,理解其過去才能把握其對當今社會的意義。

 

==

看到這裡,傳編編是覺得啦

 

從作者對Mullaney作品的精要描繪,可以看見Mullaney乃將中文打字機視為一種「社會—技術」物件,而非以媒介中心的角度思考媒介形式及其物質性。作為史學論著,其甚至具有一定程度的跨學科特性。

 

其實在晚近跨領域研究趨勢中,已有不同學科領域的學者提倡從「社會—技術—(使用)文化」的角度來理解科技發展,凸顯技術與社會間的互動關係。

 

例如在社會學門,以《#觀光客的凝視》在華文世界廣為人知的學者 John Urry及其搭擋持續構建「(多重)移動典範」(mobilities paradigm),其論述基礎正是從「社會—技術—文化」三元關係來理解移動。

 

而在媒介研究領域,#接收分析 大師 David Morley,亦早已倡議一種向社會學與地理學借火的「非媒介中心的媒介研究」;與傳播科技相關、但在國內相對非主流的軟體研究領域,也認為軟體及其所鑲嵌的科技物件/系統之構成,乃是一種「社會—技術」過程。

 

Mullaney對中文打字機發明歷程的考察,不僅可視為前述研究趨勢的具體作為,當然也會是吾人理解媒介科技與現代性的重要參考資源。

 

除了中文打字機,還有什麼如今早被你視為理所當然的媒介科技,值得如此深入探究?不管你想到了沒,把本專頁設為搶先看,然後按讚分享各篇貼文,一定會得到更多靈感的啦。

 

#知道你還來不及讀這本書但卻已經想知道古早打字機長怎樣

#都幫你整理好了快看圖別謝我

#據說中文世界只剩台灣會用注音符號

#所以像ㄇㄉㄈㄎ這類神奇密碼的意義只有我們看得懂喔ㄎㄎ

 

==

明阿仔寫論文ㄟ氣力

今阿日攏甲你傳便便

好肩膀,不站嗎?

緊來下載原文,看看作者怎麼說:中文打字機與科技語言的現代性

 

 

延伸閱讀:

王淑美(2017)。〈從傳播的偏向到 STS: 再探 Harold Adam Innis 傳播理論的關鍵元素〉,《傳播科技與實踐》,7(1)291-303  

郭文華(2015)。〈解開鍵盤的身世密碼(上):QWERTY與大易輸入的社會史〉,《歷史學柑仔店》。https://ppt.cc/fDpyRx

郭文華(2015)。〈解開鍵盤的身世密碼(下):倉頡與注音輸入的文化史〉,《歷史學柑仔店》。https://ppt.cc/fehivx

Mullaney, T. S. (2012). The moveable typewriter: How Chinese typists developed predictive text during the height of Maoism. Technology and Culture, 53, 777-814.

 

#留言告訴我今夜你還想讀什麼

#死線前的你是否需要再多讀paper

#文獻又多又新

#查得你閉不了眼睛

#為何你明明讀得勤

#進度還是0

#期末不想聽海哭的聲音就快按讚分享設為搶先看呦

 

==

圖片資料來源:

左上:Remington 1號打字機;右上:舒式打字機

左下:明快打字機;右下:林語堂與他的打字機(文字為設計對白)

圖片來源:

https://reurl.cc/VavnWQ

https://kknews.cc/zh-mo/news/onx6zrp.html

https://zi.media/@yidianzixun/post/wAGjMP

關鍵字: 新聞學研究,政大
分享:
X

忘記您的密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