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報告 /  劉昌德  
2017/
130

本世紀何時開始?千禧年時,許多人爭論究竟那是 2000 年、還是 2001 年。但對成長於廿世紀的許多人來說,直到 2016 年的嶄新國際變局,及多位政治與流行文化的關鍵人物陸續離世,彷彿才真切感受到上 世紀的加速離去、新世紀的真正到來。

回顧過去,讓我們知道自己從何而來,又因何身在此處。本期四篇研究論文,都從一定程度的時間縱深,分析了本地媒體論述的演變,給予讀者相當的歷史感。孫秀蕙與陳儀芬合著的論文,以圖像符號學解析中日戰爭期間《臺灣日日新報》所刊登的廣告,呈現日治時期戰時宣傳的指導下,媒體如何型塑愛國主義式消費。廿世紀上半葉的統治者, 透過媒體等意識形態國家機器宰制人民的做法,在世紀下半葉與下一世 紀仍不斷重複,差別或許只在於傳播載具的不同與技巧的高低而已。

丘忠融與劉蕙苓的兩篇文章,則分別對傳播相關政策的形成過程進 行爬梳。公共媒體倡議者從 1990 年代大力鼓吹建立公視,歷經二十餘 年,仍未能完全達到公民團體的理想規劃。丘忠融以公共領域概念,分 析本地公共電視體制萌芽初期的倡議論述,指出當中偏重政治介入的討 論,較忽略社會大眾的參與及對話,並以此作為當前媒體改革之參考。 劉蕙苓的文章則探究本世紀以來,引自英國、並為本地政治「加工製 造」的「文化創意產業」概念,在媒體再現中如何偏向「展演」的窄化 觀點,而讓文創的論述流於瑣碎。

楊意菁的研究論文,以量化內容分析法探討三份財經雜誌多年來對「企業公民」的相關報導,呈現當中論述框架的演變,而能提供公關研究與實務操作者,對於本土媒體內容特徵的理解。另外,本期由賴玉釵執筆評介之專書,同樣透過對經典改編作品的「考古」,讓讀者理解跨媒介敘事結構的特徵所在。

經由本期各篇論文對不同主題之媒體論述長期轉變的探討,台灣社 會與傳播改變大河中的不同支流,就在眼前展開。

 

劉昌德 2017/1/6

 
© 2013 Mass Communication Research.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