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報告 /  分析四家台灣報紙   /馮建三
2015/
125

2015817日發生爆炸案,造成首都曼谷四面佛附近的遊客20人死亡,百人受傷。起初,警方懷疑爆炸案與泰國紅黃政治可能有關,惟926日兩嫌犯認罪,官方未公佈國籍,媒體則稱兩人之一來自新疆,凶案因泰國政爭而起的說法,不再見人提及。

在臺灣,相關報導雖然不多,卻依舊可以提供紀錄,略可做為張錦華、陳莞欣研究的小註腳。泰國爆炸案在本地報紙的報導,從案發至1017日的3個月內,《中國時報》僅有1次出現「新疆」一詞,《聯合報》、《蘋果日報》與《自由時報》則分別有245次。〈從人權報導觀點分析五地10報新疆衝突報導框架〉檢視2013年下半年,有關新疆衝突的7起事件,前四報(依序報導了10181513則)在內的10家報紙(另6家分別是中國大陸的《人民日報》與《南方都市報》,香港的《文匯報》與《蘋果日報》,以及英國《衛報》與美國的《紐約時報》)總計報導了205則。作者發現,《中國時報》100%以中方黨官媒為主要消息來源,《聯合報》是78%,《自由時報》與《蘋果日報》有87% 70% 兼取中國官媒與西方傳媒。但4家臺灣報紙「自行採訪」的報導,《自由時報》是8% 而《蘋果日報》接近於0,《中國時報》與《聯合報》是0,英美報紙則各有18% 25%

4家臺灣綜合報紙對中國新聞的報導與評論,明顯存在差異,惟它們在其他(如娛樂及影劇)新聞的再現,差異比較小些,或其差異並不重要。可能是基於這個考量,陳春富、殷美香在分析「跨國移住者」在臺灣四報的再現時,僅區分其數量的多寡,不另對四報的消息來源﹑版面﹑報導篇幅與正負傾向……等等,另作辨識。作者通過「外籍人士」等12個詞彙,蒐集四報從200720114月的相關報導5,274則,並隨機取其466則分析。他們發現,這類新聞有70% 出現在地方版,《蘋果日報》因無地方版,因此佔總樣本數僅5%,《聯合報》最多達40%,《中國時報》與《自由時報》分別是27% 28%。若將「跨國移住者」分作兩大類,那麼,移住者若是來自「西方及東北亞」時,四報總計有61.3% 給予正面再現,負面是17.1%,若是來自「東南亞」,正面的49.7% 也高於負面的38.7%

郭文平運用軟體,分析《聯合報》、《蘋果日報》與《自由時報》2012712月總計1,363篇總體經濟新聞時,引述了一篇研究,指英國報紙在報導移民時,常以特定框架,可能起了導引讀者的作用,讓人們將移民與「貧窮、高失業率」相連,很顯然,新聞詞彙的選用,經常就是「意識形態立場見解」的展現。〈字彙實踐及媒介再現〉一文的關懷,或與近年來逐漸流行的「大資料」(巨量資料、海量資料或大數據等等)可以互通,同樣可以用來偵測某種意識形態。因此,作者發現「經濟」一詞常和「成長率」並置出現(達567次),這類新聞邀請讀者想到經濟,就跟著想到成長的機會,遠遠超過念及經濟的分配;其次是「全球」(426次),這類報導讓人念及臺灣經濟時,傾向想到臺灣與全球的榮枯,是同步正面聯繫,而不是海外若干研究所說,各國經濟的關係,可能是此消彼長的「衝突」過程。

〈事實與感知的兩難〉探討的是危機傳播,它所要處理的是,公眾的感知如何牽動相關組織的回應。作者並不特別討論傳媒與公眾感知(某種問題)的關係,但在研究設計時,仍以新聞資料說明,大學社團舉辦比賽,學生意外身亡,以及傳媒報導校方因應知能不足的過程。汪睿祥、姚惠忠模擬前述情境,對中部5所大學280位學生進行問卷調查,得到202份有效問卷後,他們建議任何組織遇有危機時,「關鍵」是「組織言行」要「符合公眾期望」以讓情境定義為公眾接受,並且要讓公眾相信組織的「誠意」,保有「對組織的期待」。

做為一種「科技形式」,報紙發行量在中台港澳韓日歐美……等地的下跌,已經不是新聞。夏春祥說,在這些地方,新舊傳播科技的改變意義,不是人之媒介使用「行為片面的調整」,而是「文化全面的重組」,以此為由,他認為英文media ecology的新譯「媒介環境學」,不如原譯「媒介生態學」,後者才能傳達media ecology的「方法作用」,也能避免「因為指涉混亂」而難以「有效溝通」。是以,〈傳播的想像〉認為,傳播的生態研究不是「徒增困擾的冗贅裝飾」、並非媒介主題「內部或外部……要素之間的……互動」、也不僅停留在「歷史研究」,同時,media ecology固然可以說是派生自北美而強調技術對文化的影響,但不宜以為中國的「媒介生態學」這個詞彙是關注媒體的經營因此「屬於傳播政治經濟學」,畢竟,生態學的研究適足以反映「新媒介為舊社會帶來的難以預測性」,夏春祥就此而主張,中國學人筆下的生態學,仍然屬於北美傳統,只是其關注者,是媒介的一種特定類型,也就是(大眾)媒體。

若媒介生態學的存在,只是中文命名的歧異,那麼,有沒有「傳播學」這一回事,就是更大的問題了。陳蕾追問並有了「元反思」後,認為這確實是值得研究的「真問題」。通過三個提問,作者試圖找定方法論資源;其後,〈傳播學本體研究的問題與路徑〉進而指認,傳播學走過了三個階段的整合,首先是宣稱包容廣泛,但其實排除了政治經濟學與文化研究等等理論的「經驗主義」;再來是多元傳統的「表層整合」,包括法蘭克福學派的顛覆性在1960年代後「逐步顯現」;「經驗-批判」的二元對立不再適用,表現在1980傳播教科書體現的「多視野特色」。晚近,在「步入資訊社會之後」,已有多元研究的「深層整合」,是前一階段的「推進」,也是要克服傳播學的「泛化」與「分裂」問題。作者希望本文能為傳播學的「元理論研究凝聚力量」。

馮建三

第二辦公室‧木柵深坑山脊

2015/10/21

 

 
© 2013 Mass Communication Research. Some Rights Reserved.